噗叽

凹凸关键词:雷安。有脑安吹嘉吹。
APH关键词:英米中露。重度米痴。

『做梦的人啊』

**雷安注意,BE/HE双结局。
**伏笔众多(。)

*安迷修:居住在内陆小镇的年轻画家。
*雷狮设定暂时不说明。
*安迷修视角第一人称。
*Ready?↓

-   1.

     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。

      梦里有我万分向往的海,有质稠的夜,有轮廓朦胧的月亮;夜空是很奇异的紫色,有细碎的星光在闪烁,像天鹅绒的银光。然而夜空下的海边还站着一个黑发的男人。

      他没有转过身,只是他系着的白色头巾在身后飘动。

      接着梦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  这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。不过等我醒来之后,心里却无端空落落的。

 
     不知道是什么驱使,我将梦中的场景画了下来,用厚重的油画颜料——因为这个梦给我的感觉是稠重的,而且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  我把画留在了画室。大约一星期后,某个天气很不错的下午,我将它取回了家,想要挂在床头。

      等再次见到这幅画时,我又不由得感慨了…那是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一片海,我实在画不出它万分之一的深邃与广阔。

      让人震撼的…无边无际的…我梦中的海。此刻我心里涌现了一些熟悉的感觉,可我从未见过海,所以陌生感又重新覆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  那一片紫映入了我的眼底,奇异的悸动使我的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  尔后我走过了一幢被涂成蓝色的屋子,它有白色的窗子和白色的窗台,这样清爽的配色很招人喜欢。而今天的阳光也很好,我看见它的屋檐在闪着微弱的金光。

      真是漂亮的场景啊,能画下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  我下意识的就这么计划着了。那确实很美,以至于我在睡前还在回想。心情很像一直晒太阳睡懒觉的猫咪,悠闲而且香甜。

      我忍不住轻轻笑了,嗅着太阳的气息安稳入睡。

      隔日早上,我再次睁开眼醒来时,才意识到昨晚我又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  梦里是我睡前想着的那幢蓝色的屋子。也应该是下午,有金灿灿的讨喜的阳光。就算是在梦中我也能感觉到被阳光照耀着的欣喜。

      只是那个黑发的男人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  能看到的又只是背影,还有飘荡的白色头巾。

      ……他是谁?

      这个疑问终于还是占据了我的心头。   

 
     虽然没有看到脸,但直觉告诉我,他应该是露出笑容的。因为他的发梢被微风吹得乱了,闪着微光,很像他笑的时候亮起来的眼睛。多好看的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  我为什么会这么肯定…?明明……只能算是猜测吧。这世上还不一定有这一号人物,他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我梦中出现的一个虚幻的形象而已。

      一个…虚幻的形象而已。

      可是想到这,我的心腔又开始隐隐作痛,酸楚伴随着每次血液泵送传遍胸膛。

      好痛。痛。

      这种可怕的感觉在我身体里停留了半分钟,我甚至感觉到了窒息……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只能深呼吸来缓解窒息感。

      头脑晕晕乎乎,像只缺氧的鱼。

      我翻身起来,给自己到了一整杯凉白开,仰头尽数喝完,这下反而让我好受些了。可是心里还是不安。…我在不安什么?

      夜空下站在海边的那个男人。我盯着那幅画。

      还是没有得出答案。
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策一噗叽 转载了此文字